当前位置:必赢娱乐app > 时尚 > 是百年北大第一位博士一生不为功利病魔缠身仍

是百年北大第一位博士一生不为功利病魔缠身仍

文章作者:时尚 上传时间:2019-05-29

  百年学府北大从来都不缺人才,培养出了无数个商场精英,但在北大百年的历史上,有这么一个人,明明才华横溢,却不为名利动心。

  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,却只钟爱教育事业,甘愿从事很多高阶知识分子不关注的基础教学工作。

  他勤劳一生,心里没有金钱,只为能帮助到更多真正需要帮助的学生,他就是,北大百年历史上的第一个博士,学术界真正的教授,张筑生。

  张筑生的人生,就如名字一般,为助(筑)人而生,虽然自幼体弱多病,儿时大病一场留下后遗症,13岁时还因一次医疗事故导致左臂残废,他却仍笑看人生,他说,“上帝总是公平的,当它关上一道门的时候,也会为我打开一扇窗,身体虽然残疾了,但是脑子还能用,依然可以为社会做贡献。”

  1940年,张筑生出生在贵州省贵阳市,儿时体弱多病,被认为是一个可能不会活很久的孩子,年少时期,他又因一次事故,导致身体残疾。在那个年代下,一个健全的人活着都需要勇气,张筑生却从来不觉得因为左手废了就要自暴自弃,左手不能动,右手照样可以吃饭、干活,不影响生活。

  青年时期的张筑生虽然脑瓜聪明依旧十分刻苦,凭借惊人的毅力和天赋,他后来考上了四川大学,并攻读自己喜爱的数学专业,1978年之后,他又考入北大,攻读研究生,成为著名数学家廖山涛的弟子,即便是在北大这个汇聚人才的学府,张筑生的思维能力都是异常出众的。

  据说,当时北大有一道考题,由于老师出现失误,导致题目无解,很多学生都认为自己的解答才是正确的,只有张筑生认为题目是无解的,后来,老师站了出来,说出题有问题确实无解,不仅没给他扣分,在那次考试中还给张筑生加了10分,当时有老师甚至认为,张筑生的能力以超越了研究生该有的水平。

  其实在那次考试之前,很多学生看到张筑生时并不是很尊重他,因为他身患残疾。但在那次考试后,再也没有人敢嘲笑这个连老师都敬佩的学生,张筑生在学校里一下就火了,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,都非常敬佩他。

  1981年,在北大开学典礼上,张筑生作为研究生代表发言,那次演讲,讲的朴实真诚,他说,他的理想就是为中国数学赶上并超越国际水平做出一份贡献。

  他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在研究生的3年时间里,他几乎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,每天醉心于学习,整日泡在图书馆。很多同学甚至都觉得他疯了,他却不以为然。功夫永远都不会负有心人,机会也拥远在有准备的人手里,张筑生就这样凭借自己的勤奋+才华终在1982年这一天,震惊了北大。

  在那次提交的硕士毕业论文中,他直接就把著名数学家Smale提出的“四大猜想”中的一个给搞定了,负责答辩的老师都傻眼了,他们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后来一番思量决定,应授予张筑生博士学位!

  因为处在特殊时期,学校里任何一件大事发生可能都会带来正负两面的影响,为了慎重起见,校长并没有同意老师们的决定,但后来校长心里又嘀咕了起来,看到张筑生如此勤奋的表现时,他决定应稳妥起见,于是请来了100多位专家给张筑生搞一场博士论文答辩会,当他们看到张筑生时,也被震惊了,就这样张筑生成为了百年北大的第一位博士,前无古人!

  后来,经著名数学家陈省身的推荐,张筑生得到了出国的机会,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访学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出国,就来到了伟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母校,在这里张筑生忽然意识到,中国的数学界与国际水平仍存差距。光自己厉害能带来的影响并不是很大,若能整体提升学生的能力才是更加重要的事,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跟国际数学一较高下。

  如何走出改变的第一步?要先从教材方面入手,回国之后,在一个偶然的契机下,张筑生干起了新编教材的工作,而这种工作对于当时留洋回来的学生来说,是没有人愿意干的,也没人干,张筑生却觉得很有意义。

  但张筑生却认为,数学强,首先要学生强。自己成就再大,如果不能授人以渔,也不能发挥真正的价值。

  1996年,张筑生编著成功的《数学分析新讲》一、二、三册相继面世,一出版,就引起了轰动。

  廖山涛一生鲜少夸人,唯独对这个弟子除外,特别是当他看到这个教材时说道,“有了这本书,一大批年轻人可以顺利走到学科的前沿。”

  张筑生虽然为学生做了很多事,在外界看来却也有一些遗憾,比如他一生只写了三本书,科研成果太少,这种情况在高校根本吃不开。

  北大数学院当时有62个教授,一共45名博导,却没有张筑生的身影!他前后评了5次,一次都没评上过!

  没有博导的头衔,自然也会少了很多待遇,张筑生却这么看待这个问题,“我科研成果少,正常,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授。”

  可能是儿时落下病根,后来又不太爱惜自己的身体,在《数学分析新讲》面世后不久,他就被查出了鼻咽癌,后来由于没有得到有效治疗,又转移到肝部,在生命最后的5年,他唾腺损坏,肝癌引发腰部以下浮肿,他还患有严重结肠炎,一天上几十次厕所,苦不堪言。

  北大劝他全休,好好回去养病,他却还要坚持上课,说化疗可以挺得住,不能影响学生功课!

  在他患病期间,他还成为了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国家队主教练,直到去世之前,都是国家队主教练!

  他经常白天上课,晚上不休息还要查阅资料,只为想尽办法帮助中国的学生提高数学水平!

  2001年后,张筑生的身体彻底不行了,甚至走都走不动了,可他还一心想去看看学生们。

  2002年2月,伟大的数学家,北大第一个博士,张筑生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学生们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是百年北大第一位博士一生不为功利病魔缠身仍